李永波谈国羽重建一要把稳方向二要学会用人

颁奖仪式上,中国羽毛球前总教练李永波亲自为恩师颁奖

李永波为“人民楷模”国家荣誉称号获得者、新中国羽毛球事业的开拓者王文教(右)颁奖

他对澎湃新闻记者说,至今他仍然关注着中国排球,有转播的比赛也会去看

而在那个排球还并不为大众普遍熟悉的时代,要“从无到有”地拉扯起来一支队伍,难度可想而知

关键的第五局,樊振东气势已起,中局阶段6-4后连续得手,以11-7取胜3-2领先

如果这2点做好了,思路、方向对了,然后用人用好了,出成绩就是时间的问题

对此,李永波坦言,世界羽毛球发展趋势和世界羽联相关政策的制定,造成国羽面临了一些困难和挫折

(资料图)中新社记者 吕明 摄如何让队伍重新焕发活力?李永波也给出了自己的建议

张然和孙晋芳

他觉得运动员就应该这样,实话实说,不需要拐弯抹角

1996年,在他的推动下,旨在培养后备力量的中国羽毛球二队创立,这不仅开始为球队源源不断地提供“新鲜血液”,也一举奠定国羽未来数十年的长盛不衰

再加上女单、女双两枚金牌,中国羽毛球队整体实力虽然继续冠绝群雄,但已露出青黄不接的迹象

第一届全运会,江苏队男排拿了第8名,女排第12名,“名次不算好,但是不到一年(的准备)能打出这样的成绩是不错的

此外,他也曾对运动员只重竞技训练而忽视智育与德育发展的状况提出过反对

9年后,退役以后的李永波再次走到十字路口,资历尚浅的他能否留任国羽教练?面对诸多质疑,王文教又一次力挺自己的爱徒

“江苏排球队正式成立是在1958年,当时是为了参加1959年的第一届全运会,因此就把我从东南大学调出来,选拔队员组建队伍

第三局许昕9-2领先,以11-5轻松拿下

因为专业书籍难有销量,他还自费出书,免费赠阅,甚至在今年,他还有一本新书问世

半个多世纪后的今天,江苏已然是中国排球界的重镇之一,为各级国家队输送了多名教练球员

但好在,张然这一代排球奠基人的愿望,在他的弟子手下实现了

此后,张军出任双打主教练、夏煊泽出任单打主教练,中国羽毛球队就此进入“双核时代”

”资料图:李永波(中)等在场边观赛

第四局周启豪没有退路,加强搏杀很快拉开比分,以11-3扳回一局

作为当下世界体坛最为火热的运动之一,羽毛球赛场向来不缺乏巨星

耄耋之年,他还要为排球做贡献或许是因为长年的运动生涯和积极的性格,虽然年龄已近90,如今的张然仍然是精神矍铄,思维清晰,交谈中间对答流畅

上世纪80年代,袁伟民带领中国女排创造了世界冠军“五连冠”的辉煌,而时至今日,已经80岁的袁伟民见到张然,依然是毕恭毕敬,“他是我的启蒙恩师

从世界羽毛球发展来看,他还是没有可比性的

不过,鲜为人知的是,在1984年李永波却险些被退回到省队,提前结束自己的国手生涯

“我退役时,中国队成绩已经开始下降,原因就是我们这一批运动员,从1986年一直打到1992年,没有什么年轻运动员

”李永波为王文教献上奖杯

队伍的发展趋势、发展方向,球队负责人要掌握住,要明白这项运动的发展方向是什么?然后与时俱进,不断改革创新,没有一个成功的经验是可以永远保留下去

好在我曾经也是一名运动员,成功、失败都经历过,所以改变训练方法,调整训练思路,让训练跟比赛更接近,这些方面我很快就能做到

此时,国羽正处于新老交替的时代

比如,他曾撰文批评一些教练“高大进攻队员不用练防守”的错误理念,提出了中国女排既要有高度,也必须有速度和防守,不能“只顾网上不顾地上”

伦敦奥运会上更是创下了包揽五金的奇迹,作为总教练,他就此登上了执教生涯的顶峰

自从离开排球一线之后,张然就一直在关注中国排球的比赛和各种动态,并且长期在各大媒体上撰写关于排球的专栏文章,字里行间,都是他多年排球生涯所积累下来的经验和思考

他打下了排球“地基”上个世纪50年代,中华大地百废待兴,体育事业也同样需要从头开始

”“当时没有场地,是在中央体育场南面的看台底下弄了一个沙土的场地

”当初的元老队员之一张国蓉回忆起当时的江苏女排,“1958年,我们在备战1959年的第一届全运会,当时江苏队是‘妈妈队’,6个上场队员有5个是妈妈

短暂休息后,樊振东再次出场迎战许昕

中新社记者 吕明 摄不过,在李永波看来,尽管桃田贤斗当前男单的佼佼者,但与曾经的“四大天王”“林李之争”时期相比,仍有所欠缺

如今,称霸男单赛场的桃田贤斗隐有接棒的势头

相信并且期待她们能打得很好

许昕此后连续追分,但樊振东在局末还是拿下关键分,错失2个局点后以11-9获胜

他带出了中国排球的功勋在那个从艰难困苦中努力奋起的时代,中国的排球水平也只能从平地上开始攀登,张然回忆起那个时代不无怅然,“当时整个国家,1970年代前的(排球)水平都比较低,打日本韩国,都打不过

”队员张国蓉回忆,当时的住宿条件冬天冷死,夏天热死,特别难熬,“但是困难再大,我们也要打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