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德兴国奥建队成利益输送链无人负责才是问题

可是,当卡塔尔裁判贾西姆昨天(12日)晚上在宋卡体育场吹响终场哨响时,面对比分牌上这样的比分,笔者依然还是无法平复自己的心情

这倒不是说球员在对阵乌兹别克队的比赛中不拼、不抢,而是来到泰国出战奥运会预选赛之前的那口“气”没了!坦率地说,国奥队在首场比赛对阵韩国队的比赛中表现之所以得到外界的认可,并不是因为球员们在技术上占有多少优势,也不是个人能力强于对手,而是在现有材料基础上,球队通过合理的战术部署,加上球员还有那么一口“气”,用精神力量去最大限度地弥补了球员个人能力不足、技术不足

高拉特自掏腰包请人为自己疗伤,初衷就是希望自己可以早点伤愈复出,除了为广州恒大继续征战外,还想早点为国家队踢比赛

于是,中国足协几乎是以“跪求”的方式请来了希丁克,满心以为,“看见没有,我们把希丁克都请来了,如果到时候还出不了线,就不能再说我们不负责任了吧?”殊不知,中国足球的问题根本就不是一个教练员的问题

所谓“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

国奥队中在与乌兹别克队的比赛中,启用杨立瑜司职中锋,但与张玉宁这样的中锋完全是两个概念,因为在比赛中不得不让胡靖航与杨立瑜不断换位;而在左后卫的位置上,国奥队在下半时让冯博轩与赵剑非换位

那么,在未来两天中如何进行有效调整?这或许是教练组不得不重新思考的问题

但是,在这种矛盾已经发生根本性转换的大背景下,部分人则试图以“资本”来解决这些矛盾

利益导向是我们做出这个决定的指导性原则,也是为了欧洲足坛整体考虑

但遗憾的是,交织在各种利益链中的中国国奥队很难最终摆脱“利益”的纠缠

我们连亚青赛决赛阶段比赛资格都未能取得,四年之后,何以保证我们的队员会比现在更出色?我们承认:像日本队作为2016年巴林亚青赛的冠军也已经在昨天晚上随着中国队一同被淘汰了,但毕竟日本人才济济,而且众多在欧洲效力的当打核心球员无一人归队参赛,这次失利与中国队提前被淘汰完全不可同日而语

在这种情况下,球队何以去出战伊朗队?这次中国国奥队是分到了一个彻彻底底的“死亡之组”,甚至小组赛的对手可以说是一个比一个强

至于为什么无法出线的问题,相比之下已经成为了当前的次要问题

无人负责的中国足球,也就成为了“儿戏”

上赛季高拉特被租借到巴甲球队帕尔梅拉斯,但不到半年时间就返回广州恒大,而在帕尔梅拉斯期间,奥托尼就是高拉特的康复师

追责希丁克?希丁克四个月前就已经“下课”,或许如今希丁克正在荷兰家中“畅怀痛饮”!让现在的执行教练郝伟来负责?恐怕还轮不上,毕竟从接手球队到指挥球队比赛,前后不到四个月的时间,想要让一名教练在这么短的时间里令球队脱胎换骨?这恐怕只能是痴人梦呓

譬如说,就以这批97年龄段球员为例,从2015年初开始,这批球员正式进入到中国足协的国字号队伍序列开始,从U19国青队开始直至升格过如今的国奥队,前后已经有五年多的时间

此次资格赛,中国女篮与西班牙,英国,韩国同组,小组前三将获得东京奥运会入场券

就像四年前在多哈,当我们的93年龄段国奥队在小组赛中战败两轮就提前被淘汰之后,我们都在说,看看后面97年龄段的吧

正因为此,在连输两场、彻底告别东京奥运会之前,我其实显得很平静

”现在高拉特还没有拿到国际足联认可代表入籍国家队的出战资格,所以还无法为国足出战

也正因为此,对阵乌兹别克队的比赛对国奥队来说,首先是一道“心坎”,迈不过这道“坎”,球队也就不可能有机会赢得生机

因为在资本的助力下,当今的中国足球不是以钻研业务与竞训为主,而是变成了“一切向钱看”

真正的问题在于:就这些球员的基本功、基本技术、基本能力,何以能够拿到那么多钱?中国足球过去的十年,总是想着“用钱”来解决所有问题,因为这似乎在其他领域中已经成为一个最有效的方式

而迪力木拉提因为受伤,缺席了与乌兹别克队的比赛

我不知道中国的球迷是否又会说:“再耐心等待四年之后的01年龄段国奥队吧

从理论上来说,伊朗队因为先前从乌兹别克队拿到了1分,只要战胜中国队,依然还会有出线的希望与机会,当然,韩国队和乌兹别克队很有可能以一场平局携手出线,占据小组前两名的位置

作为欧洲足球的官方机构,欧足联领导了这个过程,做出了最大的牺牲

相比之下,中国国奥队已经无缘晋级,虽然理论上也会为荣誉而战,但毕竟那口“气”已经几乎消耗殆尽,而且本身的硬实力有存在着明显的不足

而这样类似的感慨,笔者在2016年巴林亚青赛期间无论是从队员还是当时的国青队教练组那里也曾听闻过

对于欧洲足坛我的同行们的反应,我感到骄傲